没有最好
2020-11-20 20:15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工作好不好啊?”“月薪怎么个标准啊?”“ 年终奖发了多少呀?”……

像李原这样不回家宁愿加班的,毕竟只是个例。绝大部分职场新人还是怀着惴惴的心情,踏上归途。

“就怕春节时见亲友,问起收入,我都不好意思说。”李原说,表哥表姐发展得都不错,自己很害怕被比较,更不想看到父母在亲戚前丢面子。

面对即将到来的春节大拷问,不少职场新人都有些招架不住。“一想到这些问题,我顿时就不想回家过年了。”这也成了职场新人感慨之余,说的最多的一句话。

90后晶晶悲催地发现,置备好这一切,身上已经没剩多少钱了。而她并不愿意父母知道自己薪水微薄,日子过得紧巴巴的。背着沉重负担回家的她,脸上并没有多少兴奋的笑容。

“周末打电话回家,爸爸提起同事在银行工作的女儿给老两口包了一万元的红包,作为旅游基金。天啊,我瞬间好自卑。我这个女儿太没本事了!”

四川姑娘李原(化名)今年就已经打定主意不回家,要独自留在宁波过年。去年毕业后,她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。直到去年11月,才在一家婚庆公司落脚。试用期的工资并不高,月底囊中羞涩时,她还需要父母支援一把。

“当然,过问你的情况是人家的自由。”陈剩勇说,最重要的还是自己要放正心态,正确面对。

浙江工商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陈剩勇并不赞同比较的做法,用单一尺度来衡量一个人成功与否并不可取,真正的公民心态应允许多元价值的存在。有人追求精神愉悦,也有人希望物质富裕。对于每个人而言,没有最好,只有最合适。

在陈正昕看来,因为亲友的询问而带来的压力也不一定是坏事。“如果处理得好,这种压力有时也会变成动力,让你在以后的工作中更有动力。”

“其实,如果光是问问也就算了,最怕问完后,还要把我和其他人比较,非得比出个好坏不可。”小郭的这番话也说出了不少职场新人的心声。

“过一个春节,小半年的工资就没了。”小捷说,平时的工资几乎只够开支她在杭的租房吃饭等生活费用,而这一次回家带的钱还是她在大学时兼职攒下的。

来回车费得近2000元,给家里买了个2500元的电视机,准备了2000元给长辈包红包,春节期间还有同学要结婚,准备500元红包。光是如此粗略的开支,预计已经达到六七千元,而小捷的月薪不过2000元左右。

“如果仅仅因为不想被亲戚追问收入情况而选择不回家,说明李原对这些问题看得比家庭团聚更重。家庭对于她而言,只是充面子的地方,而非是获取温暖的港湾。从心理学上讲,她的家庭支持系统匮乏。”

这句话曾让小锦回到自己的房间后,伏案大哭。哭过之后,她觉得还是要坚持自己内心的理想,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。“从此我就对过节回家很发憷,害怕再次被比较。亲戚们说来说去,就是那几个话题,把小辈们翻个底朝天,非要排个一二三四五。”

“反正初二公司就需要人值班了。我干脆春节值班,等节后再调休回家。”李原说,对于新人而言,值班也是一举两得的事情:既能增加收入,也能在领导面前搏个好印象。“节后回家,就不用被亲戚轮番拷问了,而且人情压力也要小不少。”

“相比之下,我从985大学毕业,每个月不过拿2000元左右的工资,亲戚就会流露出‘你读这么好的大学也不过如此的意思。’”小捷说,虽然每个人对生活的追求不一样,但被拿来作比较,心里挺不是滋味的。

省立同德医院精神卫生科主治医师陈正昕说,如果某人把某一件事看得比任何东西都重,就说明这个人的价值评价体系可能存在一定问题。“这相当于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,情绪更容易感到焦虑。而一旦她最看重的东西出了问题,她的情绪也可能出问题。”

和小捷“同病相怜”的职场新人还不少。“刚参加工作不到一年,生活非常窘迫。但老妈要求我春节回家,要给父母、外公、外婆、舅舅、阿姨、叔公、表弟、表妹等各种亲戚带礼物,还得给外公外婆和弟弟包红包。毛估估没有一万元下不来啊。”

陈婷(化名)去年毕业后,成了一名网站编辑,因为发展平台太小,她刚刚辞职。“身边的同学朋友都在准备给父母包红包,可我连年终奖都没有。虽然父母没要求我什么,但心里还是挺难受的。”

金华姑娘小锦也是众多“恐归族”中的一员。“亲戚很不理解我为什么宁愿在杭州打工,也不愿意回老家找一份安稳的工作,嫁个好人家。”小锦说,前年她刚毕业,还在见习期,被问月薪后就如实相告。“他说堂堂大学生竟还不如一个卖衣服的小姑娘,大学算是白上了。”

“在家里,我的学历比较高,长辈们都很关注我赚多少。”东北姑娘小捷说,姐姐在沈阳一个乳制品厂做会计,工资不高,但是生活压力很小,已经买了房。阿姨家的妹妹考上大学生村官,虽然工资低,但对以后考公务员有好处,亲戚也很认可。

过年回家,对于很多人而言,除了一家团聚走亲访友外,也同时承受着不小的心理压力和重重的人情债。相比工作多年的人来说,刚刚迈进职场的90后新人们,心情更是惴惴。不少职场新人表示,还没到家,已经开始发愁:该如何应对盘问?该包多少红包?

刚工作一年多的网友“andy”也有一肚子的苦水,“七大姑八大姨看到我就问月薪多少,一听只有2000元出头,就会告诉我,他们隔壁家的孩子一毕业就能拿6000多元的月薪。还没等我喘过气来,她们又会穷追不舍地接着问,你哥年终奖3万多,你呢?”

同时,陈正昕也建议职场新人如果感受到压力过大,也可以用巧妙的方式来回避。遇到被比较,心理不舒服时,可以想想自己的长处,以此得到心理平衡。

眼瞅着春节越来越近,90后职场新人“所向披靡的猪”在杭州19楼论坛上发帖,吐槽自己春节最害怕被问到和钱有关的问题――

“以前读书时,每逢过年,亲戚轮番问我考了多少分?拿奖学金了没?好不容易熬到毕业,本以为可以舒舒服服过个年了,没想到更惨。”有职场新人在网上发帖哀嚎。

在一个名为“今年过节你最怕亲戚问什么?”调查中,截至昨晚8点,超过40%的人选择了“年终奖发了多少”和“一年赚了多少钱”。

“在外整一年,你们不知道我的难;回家露个脸,没处躲藏硬着头皮‘被参观’。我不想违心不想敷衍,能不能让我踏踏实实放松过个年?”而她的这份感慨也获得了不少职场新人的强烈认同。

而进了国企的小捷,已经把春节开销算了一遍又一遍,越算越心惊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koxesv.cnag平台_澳门ag贵宾厅_ag客户端_ag游戏大厅登陆_ag平台版权所有